北国之春:每个明星背后都有一个极品经纪人

  韩庚《天天向上》经纪人爆粗口、熊天平因为经纪人说话难听而和其动手、马天宇的经纪人因为职业素质而险些和业内同行动手……有关明星经纪人的热点事件总是不绝于耳。一个明星是否能成功就看他的经济人,既要有文艺素质、有商业头脑,又要人缘好、会说话,该弱的时候弱,该横的时候横,可是难免有些明星点儿背,既没文艺又没人缘,到哪都是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儿,话说咱老百姓可是明星们的衣食父母,经纪人素质良莠不齐,品德操守参差各异,他们偶尔会做出令人惊讶的事,甚至个别人为了一己之私或一时的欢愉不惜触犯法律,当经纪人曝出丑闻,明星自然也会跟着受到名誉上的连累。

  去年7月,“韩国第一美女”金喜善就因母亲朴福顺被经纪人及摄影师合谋欺骗,以70万港元签了一张要她拍露点写线多张的半裸照。尽管金喜善已经向汉城地方法院申请了禁制令,禁止那本写真集推出,但出版社反而就“金美人”的反抗提出反控诉,因为母亲与经纪人签的合约上白纸黑字写明要拍这些照片。不拍?可以!那就支付高额违约赔偿金吧。

  据悉,关骅近月来常自称是曾雅铃(舒舒)的经纪人,到处替厂商找小女模做活动,事后人却消失不付款,许多受害人纷纷到舒舒的部落格留言,请她代寻关骅的下落,让舒舒不堪其扰,也才知道关骅打着她的名号到处骗钱,因此她特地在部落格上写网志澄清此人非自己的经纪人,也希望不要再有人受骗,曾雅铃(舒舒)表示,几个月前,也曾经和关骅合作替杂志拍照,但后来也是没有拿到酬劳。

  近来靠爆乳代言网路游戏走红的瑶瑶(郭书瑶)和舒舒(曾雅铃),成名却也招来是非,近日一名专找小女模接通告的经纪人关骅,被爆打着捧红瑶瑶、舒舒的名号,到处找女模接通告却从中拿走费用。

  台湾经纪人王念祖假借“壹基金”名号,与深圳一家文化公司合作慈善演唱会,包括佣金、机票、食宿在内前后骗走20万元人民币。据报道,“王念祖以‘李连杰友人兼经纪人’的身份与风火文化谈价码,讨价还价之后,最后谈定由某地产集团捐赠人民币200万元给壹基金,而王念祖则代邀李连杰出席。双方也同意王念祖可抽取人民币15万元的佣金。”

  谢娜有条微博以绝对优势占据人气榜首,一条微博用了7个“最”字来形容,并连发数条,引得一万多名网友围观讨论。据当天在现场采访的本报记者了解,那天的嘉宾分别为言承旭、郎朗和五月天,谢娜指责的工作人员,应该来自于言承旭或者五月天的团队。

  晚21:26,谢娜发出第一条爆料微博,痛批某明星带来的工作人员不配合节目组,“最好永远不要见到这人,我最爱的导演们,如果以后这人带的艺人来,我不奉陪,坚决不录,这跟艺人无关,你们懂的。”

  半小时后,谢娜又发微博爆出此工作人员与导演间的雷人对话,并讽刺说“短短的接触,把导演气哭,干了那么多年的导演,贝克汉姆刘德华张学友都做过的导演突然提出不想干了,这人真tm牛!”

  林文龙被爆出疑似其声音的电话录音,被指“偷食”内地女星董维嘉。当时,林文龙、郭可盈夫妻俩以恩爱姿态联手召开记者会,指录音光碟系作假,并称自己是受前经纪人汪子琦勒索。

  后来汪子琦被判入狱四年半。上诉成功提前释放的汪子琦,立马“秋后算帐”,联同林、郭在内地的第一经纪人王怡卿,向香港《壹周刊》大爆两人种种狗血料。面对爆料,郭可盈现任经纪人回应称:“不是事实的东西我们不回应。”

  柴智屏创造了台湾偶像剧的神话,她担当制作人拍摄了《流星花园》,并一手捧红了F4。因为和台湾八大电视台的良好关系,柴智屏担当制作人的电视剧总能获得成功。她被称为台湾的首席经纪人。不过和F4成员言承旭闹僵,一度让柴智屏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。

  F4走红之初,经常与柴智屏亲如一家地出现在媒体面前,而她与F4成员言承旭的绯闻也一度传得甚嚣尘上。不过谎言再美丽也有被揭穿的一天,对于新人而言,“契”往往是名副其实的“契”,得不到利益保障,意外走红之后,暴涨的名气和所得不成正比,矛盾便产生了。

  2002年11月,言承旭向媒体炮轰柴智屏,说自己的一切都被她控制,并指斥她“没人性,吸血鬼”,F4虽然大红大紫,公司不给配专车,出入还得自己搭德士,并经常饿肚子。随即柴智屏出来喊冤,称自己只抽佣三成,而不是传言的六成,还搭出7000万元为F4“装”贵气,有苦难言。并诉苦说:“为了这出戏,我的免疫系统失调得了荨麻疹,脸肿得像猪头,还有肠胃炎、尿道炎,可是没有人会关心我。”她希望言承旭不要因为成名就失去赤子之心。

  北京电视台《法制进行时》,日前又曝光了部分酒驾司机,不过观众却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——郭德纲经纪人兼德云社副总经理王海。

  节目中,电视台记者于凌晨3点半跟随北京东城交通支队帅府园大队的交警,对酒后驾车的违法行为进行检查。“由于附近的酒吧比较多,不少饮酒司机选择了代驾在北京朝阳门附近,但仍有个别的司机心存侥幸。”据报道,凌晨两点,民警拦下一辆黑色凯美瑞轿车,经检测,司机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72毫克,属于饮酒驾车。尽管节目并未提司机姓名,但有眼尖观众指出此人正是王海。

  接受检测后,王海问:“咱这有代驾吗?”民警反问:“现在找代驾,怎么当时没找啊?”王海回答:“没有啊。”民警当场对王海处以吊扣驾照3个月,扣12分,并罚款500元。

  2001年年底,吴宗宪以“经营不善变卖家产”为由,以4亿台币将阿尔发唱片公司80%的股份卖给好乐迪集团,身价不菲的周杰伦成为分量最重的“赠品”。此后师徒二人的关系一度冷落到了低谷。面对师徒不和的传言,擅长作秀的宪哥曾催人泪下地表白:“杰伦是宇宙飞船,我是燃料箱,当他升上天空后,我就静静地飘落在太平洋上,远远地看着他继续在星空发出光芒。”

  虽然这个名字总是伴随着赵本山出现,但普通观众不一定都知道他。近年来随着小沈阳的蹿红,作为“赵本山经纪人”和“小沈阳经纪人”的高大宽渐渐成为媒体提及率很高的新闻人物,然而高大宽吸毒事件却令其形象大损。

  赵本山和与其合作多年的高大宽分道扬镳,据传是因为高大宽“吃回扣”。对此,记者采访了本山传媒的内部人士,对方表示:“其实高大宽是‘经纪人’一直就是个误会,大宽在公司负责一些对外事务,是新闻发言人他们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外人不是很清楚,但肯定有隔阂。高大宽以前曾带小沈阳出去演出,但有些事办得不好,因为他‘太装了’,此后高大宽在赵本山那就有些失宠了。”

  高大宽为人豪爽,多年来和很多演出公司老板结成了不错的关系,在记者圈里口碑也不错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演出商告诉记者:“大宽人不错,这次走也是没有办法,人总要有自己的发展。在公司,大宽一个月的工资才3000元。虽然有一些补助和奖金,但是绝对不算高收入。即便如此,大宽对赵老师非常忠心。希望现在大宽能够放开手脚做出一番事业,我们都会支持他的。”

  美国媒体估计说,泰森的资产在3亿到5亿美元之间。泰森的律师德布拉·格拉斯格林透露说,由于挥霍无度和前经纪人管理其资产上的问题,泰森已经向位于曼哈顿的美国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。首先,挥金如土一直就是泰森的习惯,其次,在泰森的资产流失过程中,泰森的前经纪人唐·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泰森向纽约曼哈顿法院起诉唐·金,理由是他骗取了属于泰森的巨额奖金和出场费,泰森要求索赔1亿美元。

  据美国媒体报道,美国克里夫兰的霍普金斯国际机场安保人员12日查出著名拳击经纪人唐-金随身携带弹药,将其拦下。霍普金斯国际机场发言人表示,现年79岁的唐-金在机场被查出手提行李中装有弹药,这些弹药可供0.38口径和0.357口径的使用。机场发言人还表示,这些弹药被没收,但唐-金被准许登机继续行程。唐-金没有对此作出回应。据悉,唐-金在克里夫兰是为参加妻子的葬礼。

  作为易慧的同门师姐,叶一茜坦言自己同样遭遇公司拖欠工钱的问题。“和易慧相比,欢唱网格欠我的钱更多,大概有四五十万元吧。其实当时易慧与公司解约的时候,我还心存幻想,以为可以通过友好协商拿回自己应得的酬劳,可惜事实并非如此。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,公司竟然对曾经为我们安排过的一些演出活动拒不承认。”

  作为2006年中国最火的选秀节目“超级女声”的全国总冠军,尚雯婕和天娱签约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便提出解约,至于个中原因,真可谓版本颇多,有人猜测,尚雯婕是因为得了冠军之后没有得到与同门师姐李宇春,那样丰厚的经济回报,而心里不平很所致;还有爆料称,这件事是因为天娱与艺人所签约的合同,条条都是霸王条款,所以尚雯婕才选择支付700万的违约金与之解约……总之不管这其中的内幕到底是什么,这些事件都反映出,公司与艺人之间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复杂关系。

  和公司签5年,最早刚开始也签过一些不靠谱的约,经常是被一些公司愚弄,签完约没多久公司就倒台了,那时候一签是签3年,后来就变成5年了。一个公司如果8年中全力以赴去做一个歌手的话,也不是什么坏事,但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对艺人来讲就不太公平。曾听说有些歌手签了很多年约,也呆了很多年,而公司不给做,就可惜了。

  倪睿思反省,这张专辑来得这么迟,是因为这些年来主要经历用在了打官司上。2000年,倪睿思希望在音乐上有一个大的发展,她的父亲代表她与上海的一家唱片公司签下了5年的合约,“麻烦”也由此开始。1个月后,倪睿思参加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,获得了业余组通俗唱法的冠军,这时国际五大唱片公司找上门来想签她。当倪睿思把合同拿出来给其它唱片公司看时,大家都惊讶于这个合约的不平等,意识到这一点的倪睿思,回到上海后马上要求与唱片公司解约,公司不肯,于是闹上了法庭,官司一打就是3年。

  倪睿思说:“3年中,唱片公司没有给我发一张专辑、找上门来的演出也都被挡了回去,那时的状态非常不好,一度恐惧唱歌。”官司最终以“倪睿思败诉,赔偿唱片公司18万”的判决结果收场,已经身心俱疲的倪睿思,把解约看成了“解放”。2004年,倪睿思自己作主,把自己签到新索唱片,之后才有了这张《倪主角》。

  Rain是在2002年出道,其合约在2007年到期,可以推测他合约年限至少8年。而JYP在RAIN红遍世界前,只是一个韩国的小经纪公司,连大型演唱会的策划能力都没有。

  有网友爆料称,陈耀川出于私心曾搞砸张杰很多通告。对此,陈耀川笑言,“不可能。只有张杰不来,没有我们搞砸的。”陈耀川表示,“张杰这次‘出逃’是有计划性的,直到招聘会前一天,他都没有说自己有问题,但是第二天人就不见了,第三天就参加了‘快乐男声’。”

  陈耀川直言:“张杰曾拒绝参加了很多型秀的活动,包括之前的春节晚会,他都以不能唱自己的歌曲为由。但其实,大家觉得在春节晚会上唱悲伤的情歌合适吗?”至于网上指责陈耀川对湖南卫视施压,不让张杰参加“快乐男声”,陈耀川更是笑说,“这不是施不施压的问题,他是跟我们有合约的歌手。这件事,不管他单方面怎么想,总要有一个正常的解决程序。之前师洋的解约也是如此,大家好好地分手。”

  1984年,田震刚刚19岁,当时还没有什么唱片公司,被幸运发现,由当时的音像出版社录制了专辑,就和现在给报社投稿一样,没什么出版合约,一笔微薄的稿酬了事。随后,她开始随一些歌舞团走穴演出,那年月,电视尚未普及,这样的走穴演出很火,一场的酬劳在几元到十几元之间,一个歌手一天可以走几个场,在当时可算是高收入,同样还是没有任何合约,因此被“穴头”坑钱的情况也屡见不鲜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