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笛:大艺术教育观下的新注脚(组图)

  1937年10月,成都市东大镇小学在全民抗战的号角声中开办,从此承载着民族复兴的重任。78年来,学校一路继承,一路革新,到今天的川音附小。以校长袁辉为首的一届领导班子将学校特色发展聚焦到艺术教育,秉承“大艺术教育促进人的自我完善和终身发展”的办学理念、“以人为本,和谐发展,共创师生成长乐园”的办学方向,打造出一张掷地有声的闪亮名片。学校凭借特色艺术校本课程、“三级联动”助推教师成长、整合资源搭建学生舞台,于近日顺利通过 “四川省艺术教育特色学校”审批,为我市艺术教育谱写出又一段绚烂华章。其中,该校在全省率先开设的校本课程“艺术欣赏与技能(巴洛克木笛)”,折射出新体系教育法在音乐课堂的革新,成为川音附小大艺术教育观下的新注脚。

  在袁辉看来,艺术教育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生命本体教育,用优秀的艺术作品激发学生的兴趣,丰富学生情感的同时疏导不良情绪,培养其综合素质和全面修养,最终目的是让全社会的人富有生命力,让人的生命更富有想象力和创造性。因此,艺术教育的本质就是以人为本,让教育回归到教育本身,以艺术为手段,使每一个生命绽放出只属于他的独特光辉。

  艺术课程是艺术教育的落脚点。何波是川音附小艺术教育办公室主任,她告诉笔者,在引进并逐步落实管乐项目后,2012年,经过一系列讨论研究,学校决定将“音高固定、简单易学、方便携带、经济实惠”的木笛引入音乐课堂,更在全省范围内率先研发特色艺术校本教材—艺术欣赏与技能(巴洛克木笛)。

  这本全五线谱的校本教材,包揽了木笛的由来及种类介绍,也涵盖了演奏指法的讲解;33首五线谱曲中,既有彰显四川特色的《太阳出来喜洋洋》《数蛤蟆》,也收录了世界各地的民歌、儿歌。“这本教材的可喜之处在于‘我的曲谱’板块,学生既可以记录自己喜爱的曲谱,还可以在老师规定的节奏下自由创作。”四川省木笛协会专家刘长鸷作为校本教材的编委之一,认为校本教材“具象化”了川音附小的“大艺术教育”理念,“校本教材的难易程度、专业度并非指向培养专业人才,而是希望学生因为木笛爱上音乐,通过音乐了解世界,再在见多识广的基础上进行曲谱的创编。”据介绍,校本教材将在今年内再次修订,在扩充曲谱的基础上将整本教材分成对应年级的分级教材。

  在川音附小,学生除了每周有2节音乐课,还多了1节专门的木笛课。而就是这短短40分钟的课堂,让四年级2班学生王馨悦找到了与自己相处的方式,“木笛像是我很好的伙伴,无论喜怒哀乐,吹奏木笛能让我心平静下来。”

  随着这支小乐器在全校普及,越来越多的孩子爱上木笛,校园里充斥着流淌的音符。学校将每周三上午的朝会定为“木笛展演”,孩子们以班级为单位吹奏喜爱的曲谱。“我为笛狂”的兴奋劲儿甚至蔓延到课外,学校为这群发烧友开设了木笛社团,木笛的种类也从高音笛扩展到超高音笛、中音笛、次中音笛,几个声部有板有眼,其势头丝毫不逊色屡获佳绩的学校管乐团。

  廖秋洁是校本课程的负责老师,“掀起这阵‘笛旋风’并非仅靠自编教材、专设课程”,还得益于学校采取的“三级联动”机制。2011年,川音附小成为武侯区三级联动试点学校,从此“校—组—教师”三级联动,为该校艺术教育的内涵发展开拓出崭新的道路,而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将艺术课程项目化。学校根据教师个性与专业特点,将不同项目分别交由不同的学科教师进行管理和建设,通常是校长会制定目标,教研组组长安排,各科教师执行。廖秋洁坦言,在编纂校本教材时,由于高音笛音域有限,寻找曲谱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。“项目化给了我充分思考的空间,根据项目具体情况调动各方面资源。例如省木笛协会的介入,从专业性把关教材,还为寻找曲谱提供了相当的便利。”

  在开设管乐、木笛艺术课程后,去年年底,音乐组又引入我国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老乐器—箜篌,旨在传承古代优秀艺术文化,同时进行大艺术教育的新一轮的探索与思考。

  近年来,川音附小在艺术教育的征程上载誉无数,学校先后荣获省校际管乐大赛特等奖、省中小学管乐指挥培训项目展演特等奖、全国中小学生艺术节比赛一等奖、中国第八届非职业优秀管乐团队展演银奖等省、市、区级奖项。

  然而,在辉煌荣誉的背后,是一代代教育人对教育事业的潜心耕耘,正如校长袁辉所说:“11年的坚守/是为了校园里的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/11年的执着/是为了和在自然、美在卓越的无闻追求/当孩子们欢快地奏响生命的乐章/我和我的教育追梦人们/愿在这里静听花开……”

相关阅读